自從接到電話以後~~一顆忐忑不安的心, 在我心裡面動盪著~~
因為AMBER說的地方其實離我家不算太遠~~大概是5~600公尺的地方
只是 我找的方向錯誤了
但是...老媽說:小小是凌晨三點多~~
一向安分守己的小小~~是不太可能會自己跑出去吧~~
是自己跑掉的嗎? 是被人帶走嗎~?  還是~~
算了~~不願意多做猜測也不想要去懷疑....
跟內子決定~~還是把小小接回台北來~
好好的補償她~~好好的照顧她的下半輩子~~

星期六起了個大早~~(因為睡不太著)
離約定的時間大概還有四個多小時~~
要帶錢錢一起下去嗎? 還是不要好了
免的兩隻狗在車上大鬧~~就不好了~~
臨行前還告訴錢錢~~:"把拔要去接姊姊回來囉""你要乖乖唷""不可以欺侮姊姊喔"

今天的台北陰雨不斷~~讓我想起張學友的一首歌 -- 分手總要在雨天
其實 重逢也總是在雨天吧~~下著雨的天氣總讓人帶著些許感傷
一路往南 天氣並沒有比較好....但是下著雨的天氣~~我的車速卻越飆越快~~直到苗栗下交流道~~

記得Amber說她現在在縣府路那邊開一間艾蜜奇義大利麵館~~
那邊他會把狗狗帶過去店裡面~~
大雨滂沱 也不知是雨聲還是我的心跳聲...我覺得我的胸口好像要爆炸似的~~
停好車~我只想直衝過去~ 內子提醒了我拿把雨傘 免得淋濕了
再店門口 看到一個黃金獵犬咬著燈籠的擺飾品~~
老闆真的是一個很愛狗很愛狗的人吧~

推開門進去說明來意~~店裡面的服務生去請了老闆出來
語間聽到"豆豆的主人來了"..豆豆   是小小的新名字嗎?...
第一次看到Amber 已經忘記了她的長相~~
只覺得 好像看到了菩薩~~
她招呼我們坐下~~問我們要喝點什麼~~
"可以先看狗嗎?"我顫抖的說著~
"恩~~我把她放在車上...下雨天 不敢讓他淋濕了..."
Amber 說著帶我們出來 走向一台蘋果綠的FESTIVA

頓時~~我不知是鼻酸還是哭了~~
我難過到不能自己~~
天啊~~我把小小折磨成什麼樣子了~~
我為什麼要讓小小獃在苗栗啊....
為什麼不早一點接小小上來......

小小全身的毛被剃掉了 只剩下頭和尾巴末端~~
唯一不變的是他的特徵~~楓葉眉
剃光的身體隱藏不住她之前得過皮膚病的痕跡
一大片一大片的斑 就暴露在他的身體各處~
再加上已經萎縮的右眼~~和還有手術縫合線連接著痂皮的左眼~~
左眼似乎還有微微的血水流出來~~
天真樂觀的小小~~聽到Amber喊著豆豆
尾巴猛搖 他可愛的豬鼻子在死命的協助他探索這陌生的環境~~

這時我忍不住 叫了一聲"小小..."
我覺得 小小愣了一下~~不知道是忘了我~~還是不敢相信~
此時 Amber提醒著~~我們先進去吧~~
回頭看看內子~~她的淚早已潰堤
看著小小快樂的跟在Amber的腳側~~
"小小是不是忘記我了?""是不是還在恨把拔"

進到店裡~~我再次叫了一聲小小~
終於~~他似乎想起了我是誰~~
她用力的搖著她的尾巴 用力的聞著我的味道
用力的甩著他沒有毛的身體~~
一切 感覺是那麼的用力~
我叫牠坐下~~沒想到他還記得~~
我抱著她哭了~~也是那麼的用力~~

用餐~~我根本忘了味道~~~
看著小小悠閒的用專屬的"青蛙趴"趴在我的腳邊~~
聽著Amber 說她是如何的發現小小~~
以及小小的治療過程~~
苗栗沒什麼寵物醫生~~(鄉下的獸醫大多是當初閹雞閹豬的)
他是帶到新竹去動手術的 也是在那邊才掃到晶片的
在苗栗掃的兩次都沒掃到...
並建議著我們~~最好還是回去看一次醫生~~

飯後 我想把小小的醫療費算一算~畢竟應該花了不少錢~~
沒想到Amber 不僅分文未取~~
還幫我們打折~更送了小小一堆零食與玩具...
說不出的感動與感激~~社會上還是有好心人的~~
在我與內子的堅持下~~Amber 還是接受了我一點心意的禮物與紅包

就這樣~我帶著小小起程回台北~~
一路上~小小熟悉的橫臥在後座沙發上~~
他知道 把拔要帶她回家了吧
約莫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車程到了台北天母~~
內子回娘家拿了一些不用的布給那兩個
我也帶小小下車方便~~
有禮貌的他~在車上忍了好久
終於選擇在草皮上~~尿了好多好多~~
這樣乖的狗狗 誰不心疼呢?

事不宜遲~~在回汐止的路上 我們繞了一下去太僕動物醫院看了醫生~~
醫生說 他左眼的手術不是很好~~裡面還有些許的湯湯水水會滲出來~~
他先給了我一些藥膏及藥水 要我每天用針筒注射進他以縫好的眼瞼之中
並把內部的髒血給擠出來...並希望我星期三能再來...
他們眼科權威的專門醫師會來這邊看診~~

暫時就只得這樣了~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錢爸 的頭像
錢爸

wesleykuo的部落格

錢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