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看過只有六歲、三歲的兄弟,
為了讓爸爸跟他們跪下道歉認錯,而耍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心機!

那是我在工讀時的情景,我和幾個工讀生都不爽老闆對我們的壓榨,
只是來工讀,卻還要肩負「保母」的身份,
幫他帶兩個頭疼的小孩,兩個小兄弟要去吃麥當勞,
花的是自己的錢,老闆不會給,
就當你請他的兒子吃飯,跟你說謝謝。
如果你第一次當成自己是冤大頭而認栽請了客,之後就有無數的惡夢!

因為兩個小朋友一從安親班下課後,就來磨著你請他們去吃麥當勞,
如果你拒絕的話,他們就會當場大吵大鬧,讓所有客人對你側目。
最後,老闆竟對你動怒說,「你就先墊一下錢帶他們去吃漢堡會怎樣?
你讓孩子在店裡鬧,又讓他們哭,實在是罪不可恕!」
到最後,我們一看到那兩個如惡魔般的小兄弟,都躲的遠遠的。

我們都非常納悶,兩夫妻都是台大畢業的老闆、老闆娘,
為什麼對孩子的教育是這樣子的溺愛縱容、不理性呢?
結果有一天,我們所有工讀生都知道了答案------很惡魔的答案!

(因為當天我沒排班,沒看到現場狀況。後來聽到那個被A了無數頓麥當勞的工讀生的口述):

那天下午,兩兄弟在店裡亂跑亂叫地大鬧著,把許多客人都鬧跑了。
然後,哥哥好像打了弟弟一下,弟弟於是便狂哭了起來.....
老闆再也受不了地跑出來制止,對哥哥罵,
還對哥哥說:「你怎麼可以打弟弟?弟弟哭成這樣,你快跟他道歉!」

只見哥哥一臉冷漠地看著他的父親,絲毫不為所動。
老闆的面子掛不下,就「輕輕地」推了哥哥一下,要他道歉。
結果,那個六歲的小男生,竟然舉起手來用力打自己的嘴巴!
完全不停手地一直打著!

可是他的臉上還是沒有表情。
作父親的老闆當然心疼了,阻止哥哥做出這樣的舉動。

哥哥只說:「爸爸要我道歉,我該死,我錯了!我該死!我該死!」
還是不停打著自己的嘴巴,都紅腫起來了!

老闆嚇到了,趕緊抱住哥哥說:「好好好,你別打了,爸爸錯了,爸爸跟你道歉好不好?」
哥哥接受爸爸的道歉方式是,冷冷地說了一句:「跪下!」
如果是我,我會先賞它兩巴掌,反整你喜歡打咩!!!......

老闆當然沒照著做,結果,六歲的大兒子又開始打自己的臉!
老闆二話不說,就跪在兩個兒子,和所有客人、工讀生面前,
跟兒子道歉:「爸爸錯了,爸爸跟你道歉好不好?」

小惡魔的哥哥? A冷漠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,
他轉頭對弟弟說:「你看,我就說爸爸會跪下跟我道歉吧!」

雖然我們在工讀時,都對老闆給我麼不合理的壓榨很氣憤,
但是看到這樣的情景,我們的心中卻只浮現兩個字:「報應!」

順便值得一提的是,兩兄弟每個月的教育費、保母費,要三萬多四萬元,
不但請小提琴家教、專門看顧的保母,還送去特別自由開放的托兒所,
大概老闆是希望自己的小孩從小就是萬能無敵的天才吧!

只是,他忽略了對一個小孩最重要的東西:「心的純真和善良!」
對世界知識的開發和探索,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,
我們都希望不只是我們自己,更希望我們的下一代能更上層樓。
可是,知識,只是一種記憶、一種推理、一種瞭解和儲存而已。
失去了心,失去了對世界、對自然、對人的關心和體貼的情感,
知識不過是冰冷的電腦記憶卡而已。

一個對自己父母都能如此耍心機、耍手段來達到目的的小孩,
一個是六歲、一個是三歲,我根本不去相信這樣的孩子以後能帶給人類多大的幸福和希望!

在日本著名漫畫家「池上遼一」早期的作品「暴民」裡頭,
敘述的「暴民」,並不是我們想像的流氓、黑道和社會? B動中無理性破壞的群眾,
他畫筆下的「暴民」,竟然是兩個十七歲俊美異常,人見人愛的少年!
這兩個少年,合力計畫去謀殺其中一人的父母兄姐,
全家四口全都被他們天衣無縫的謀殺掉了!
甚至,他們還把父親的屍體丟到河裡,
把母親和姊姊姦殺之後,剁下頭遺棄。
而這一切殘忍的作法,都只是為了刺激黑道的哥哥盲目地到處尋仇,為家人報仇。

那個「暴民」的少年,當成欣賞藝術品那樣,
欣賞著自己哥哥瘋狂殺人、被警方追殺的心路歷程。
然後,為家人、為哥哥流下無辜的眼淚..........
沒有人懷疑到這樣一個俊美乾淨、文質彬彬的少年身上。
大家都認為他是受害者。
後來經過一個警方反向推理之後,才知道幕後指使者,竟然就是眾人疼愛的弟弟!

問起弟弟犯下殺父母、殺兄姐的動機,
弟弟竟只是粲然地一笑:「因為活的太無聊,要找刺激和樂子呀!
而且我們才十七歲,青春這麼短暫,得好好玩耍才行啊!」

這就是,新一代的「暴民」!

我想,對許多父母來說,他們一定說:「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家小孩身上,
那是因為他們父母和教育沒給他們良好的環境。
我家孩子從小就是資優生,都是? 幫玥札捸A絕對不會變成那樣!」
我真的也很衷心地期望如此。

只是,現在令我們無法瞭解行為模式、思想出路,
和暴走殘忍的孩子,不就是我們身邊鄰家的孩子?
不就是父母們拚死拚活望子成龍成鳳的孩子?
我想,是我們自己的心不見了,
所以連對世界的一點小小的熱情、付出都沒有了。
也當然,孩子不會感受到,
他們能知道、接收的只有:
「我是獨一無二的、所有大人都會因為我的年紀而給我無限制的自由。
面對苛責體罰,我有權抗議和抵制。
因為我是獨一無二、最珍貴無比的人!」

這麼危險的唯心自由論,如何能不出「暴民」呢
創作者介紹

wesleykuo的部落格

錢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